聯系我們
查看新聞詳情

聯系人:王先生 18913599166
電話:0512-65623646
傳真:0512-68088533
Q Q:1458099087
地址:蘇州市吳中區東吳北路68號蘇美中心11C座

第二天,寶寶好了一些,溫度降了一些下來, 蘇州私家偵探一家人卻不敢放松,仍是衣不解帶地照顧著,常浩也跟學堂請了假在家里

国际象棋残局书: 關于我們

2015-04-09
 

第二天,寶寶好了一些,溫度降了一些下來, 蘇州私家偵探一家人卻不敢放松,仍是衣不解帶地照顧著,常浩也跟學堂請了假在家里

作者: 來源: 日期:2018/10/22 19:52:17 人氣:183
  一行人往回走,走到碼頭的時候,正好碰上了來找他們的常爺爺和常浩,兩人是到飯館吃午飯,從留在飯館的敏叔么哪里聽到寶寶出事了,便趕緊趕了過來。   “寶寶!哥,哥夫,寶寶怎么樣?”常浩看到他們從樹林子里出來,趕緊跑上前,到暢哥兒跟前,看寶寶救回來了松了口氣,但是寶寶睡著了,他也不知道情 況怎么樣,趕緊問道。   “阿澤,小樂,寶寶沒事吧?”常爺爺也過來看著寶寶問道。   “爺爺,小浩,寶寶受了驚嚇,回去還要仔細照料,薛大夫說寶寶晚上可能會發高燒?!庇嗲逶蠓鱟爬指綞?,答道。   “阿嚏——”樂哥兒側過頭打了個噴嚏。在河里待了那么久,樂哥兒也著涼感冒了,為了不傳染給寶寶,便只能把寶寶給暢哥兒抱著。   “小樂怎么著涼了?還有,你們倆這,這衣服和頭發怎么回事?”常爺爺看著兩人頭發都是濕的,衣服也都不是早上出去時的衣服,擔憂問道。   “爺爺,樂哥兒和大松在河里待了很久,著涼了,我們現在快點回去給他們治療,回去我給你們細說?!庇嗲逶笏檔?。   “好好好,走,我們快回去!”常爺爺趕緊說道。   一行人回到飯館,伙計們準備午飯。   余清澤帶著樂哥兒和大松一起到了杏仁堂,暢哥兒抱著寶寶也過去讓老薛大夫給寶寶把脈看了病,拿了藥,然后再回了飯館。   吃了午飯,余清澤謝過伙計們,特別叮囑大松好好喝藥休息,注意保暖,然后今天放假,讓大家都回去歇著,他們一家也回家了。   寶寶受了驚,樂哥兒著了涼引發風寒,余清澤身體雖然強健一些,但一路穿著濕掉的褲子走回來也是著涼感冒了,也不能照顧寶寶。因此,他們倆夫夫只能拜 托常爺爺和家寶常浩照顧寶寶,他們倆都不能接近寶寶。   幸好,三人在前兩個月里已經學會了給寶寶喂食換尿布,倒也還算順利。   只是寶寶受驚后沒什么安全感,沒有聞到熟悉的爹么的氣息便哭,搖搖床都不肯睡,必須要人一直抱著。   可是余清澤和樂哥兒都病了不能照顧寶寶自然不能抱著他,常浩他們便將兩人的衣服包著寶寶,將樂哥兒的里衣塞在寶寶脖子邊,還一直抱著他,余清澤便在 另一邊跟他說話,讓他感覺到爹么在身邊。   晚上,寶寶果不其然發高燒了。一家人都沒睡,守在一邊照顧。   薛白術給寶寶把了脈,撿了藥讓家寶去煎藥,然后又讓常浩弄來了濕布巾給寶寶降溫……   樂哥兒看著寶寶燒得臉蛋通紅,心疼得眼淚直轉,他卻不能過去,只能在堂屋里聽著寶寶哭得撕心裂肺地,心碎成一片片。   “樂哥兒,你還病著,先去休息吧,有薛大夫和爺爺他們在呢,你早點養好身體,才能早點照顧寶寶???”余清澤攬著樂哥兒的肩膀說道。   樂哥兒吸了下鼻子,搖搖頭,比劃道:睡不著。   寶寶還發著高燒,又哭得這么可憐,他哪里睡得著。   余清澤嘆口氣,也不再繼續勸,其實就是要他去睡,他也睡不著。   等薛白術出來時,兩人趕緊上前,余清澤問道:“薛大夫,寶寶怎么樣?”   “剛吃了藥,家寶在抱著他哄睡。你們別太擔心了,你們自己也著涼了,要好好休息?!毖Π資跛檔?。   “寶寶這樣,樂哥兒怎么可能睡得著?!庇嗲逶笠∫⊥?,然后想了想,問道:“薛大夫,寶寶是受了驚嚇發熱,最需要我們的陪伴,如果我們把口鼻捂起來, 能進去陪著寶寶嗎?”   薛白術答道:“要是你們沒著涼,我早就讓你們進去了??燒舛問奔湟┨每垂簧儼∪?,大人得了風寒,沒注意仍在帶孩子,后來大人好了,孩子卻又病了, 這情況,我是不建議你們進去的?!?   聞言,兩人不再說話,聽著里面寶寶的哭聲越來越小,最后停止,余清澤跟樂哥兒說道:“樂哥兒,你聽到薛大夫說的了,你聽,寶寶也不哭了,早點去休息 ,你早點好了,就可以早點兒去照顧寶寶了?!?   樂哥兒看著房門,很舍不得。   常浩從房間里面出來,說道:“寶寶睡著了,哥,哥夫你們去睡吧,有我們呢?!?   聽到寶寶睡了,樂哥兒終于才點點頭,轉身到旁邊耳房去睡了??傷裁凰?,短短兩個時辰他就起來好幾次,看到寶寶在家里,爺爺他們也都在,才又回去 睡覺。   第二天,寶寶好了一些,溫度降了一些下來,一家人卻不敢放松, 蘇州私家偵探仍是衣不解帶地照顧著,常浩也跟學堂請了假在家里。   早上有衙役來傳話,說今天上午縣令大人要審案,讓余清澤和樂哥兒到公堂。   兩人去了。   案子沒多復雜,石笙因私仇對余清澤和樂哥兒懷恨在心,這是之前就有舊案記錄的。   如今他綁架林良的兒子威脅他們一家去綁架余清澤的兒子,事實確鑿,現在他死了,算是畏罪自殺,尸體被丟到亂葬崗。   至于林家一家,他們對于自己所犯的罪行倒是供認不諱。   在公堂上,林叔么看著余清澤和樂哥兒兩人,磕著頭跟他們說對不起,想請求他們的原諒。   樂哥兒看著林叔么就想到寶寶被他抱走,還被石笙拿著剪刀威脅。他的心都寒了,他們以前對林叔么也算好的了,他卻這樣對他們。   余清澤直接說道:“林叔么,之前你照顧了樂哥兒和寶寶兩個月,我們心懷感激,如果你在你孫子出事的時候直接找我們幫忙,我們肯定會想盡辦法幫你把孫 子找回來,你最后卻用了這種辦法。我們也自認待你不薄,可你,你明知道寶寶是我們好不容易得來的,卻還做出這樣的事。不是我們鐵石心腸,而是你的做法實 在讓我們寒心。對不起,我們永遠不會原諒傷害寶寶的人?!?   林叔么哭得稀里嘩啦的,卻也知道于事無補了。   案件簡單,審理得很快。   最后,洛大人宣布了對他們的判決結果:“林鄭氏、林良、林楊氏,三人因林明被綁架受犯人石笙威脅而綁架余清澤常樂之子,雖情有可原,但罪不可赦。今 判林鄭氏、林良徒三年,林楊氏徒一年,幼子林明,交予其叔叔一家代為撫養?!?   案件審完后,余清澤和樂哥兒又趕緊回了家。因為大松也病了,家寶在家照顧寶寶,飯館只有大志一人能做菜,余清澤干脆又給飯館直接放假了兩天,到時候 看大家身體情況再恢復開業。   寶寶發高燒三天,終于退了下來。余清澤抵抗力稍強一些,風寒兩天就好了,樂哥兒多耽擱了兩天。   終于抱到寶寶的時候,樂哥兒心中的大石頭才完完全全地落了地,感覺到了安心的感覺。   經過這一次事件,樂哥兒是再不敢疏忽半分,照看寶寶的時候,他時時刻刻都必須抱著寶寶,看到寶寶的身影,就是去廚房給寶寶燒水沖奶水,都要抱著寶寶 。   帶到飯館的時候,他也不會再假手于人給別人抱,必須自己抱著,就是要去上廁所,也只交給余清澤或者家寶抱著才放心。   過了幾天,是寶寶的百日宴,這是寶寶的大日子,按照習俗,這天里,寶寶要行認舅禮,還有命名禮。 第160章 寶寶的名字   百日宴自然也是設在了聚福樓,不過這次客人沒請那么多了,因為寶寶之前受驚,怕生人太多了,他會怕,便只請了關系較近的親朋好友。   不過來的客人也不少,蔡府趙府洛府薛府、胡當家劉老板他們這些有合作的,再就是村里,村里沒有請全,只請了村長家、叔叔家、暢哥兒娘家,再就是兩個 店里的伙計們。   伙計們合一起給寶寶送了百日宴的禮物,整一百張的大餅、一百個雞蛋、一百個長壽餅、一百個狀元餅,寓意祝寶寶長命百歲。   客人到齊后,在大家的見證下,寶寶開始行認舅禮。   寶寶的舅舅只有兩位,一個是親舅常浩,一個是堂舅常順。   此時,兩人端坐在前方正位上,等著寶寶行禮。   “哎,順哥,我怎么覺得有點兒緊張啊?!背:撲址旁諳ジ巧?,目不斜視,身板挺得直直的,都不敢亂動,平時嬉皮笑臉的模樣都不見了。   “我,我也是?!背K晨純粗芪?,大家的眼睛都盯著他們這邊呢,能不緊張嗎,他的手心都出汗了呢。   “怎么不是爺爺過來受禮呢,硬要舅舅!”常浩覺得很不可理解,明明爺爺還在呢,怎么要他來呢?   “對啊,爺爺才是家里年紀最大的長輩啊,我倆懂啥啊?!背K騁彩前偎疾壞悶浣餑?,緊張地問道:“萬一待會做錯了,可咋辦?”   常浩說道:“……不知道?!?   不過也等不到他想到什么辦法了,吉時到了。   “吉時到!開始行認舅禮!”村長這會兒當了一回司儀,張口宣布道。   常浩和常順聽了,背脊一挺,趕緊把腰板更豎直了一些。   “飲水思源,勿忘根本。寶寶行禮,認舅!”村長唱道。   余清澤抱著寶寶,跪下磕了三個頭,然后代寶寶給兩位舅舅敬了茶,又將準備好的禮物遞了上去。   常浩和常順在村長的提示下,喝了茶,收下禮物,然后就把之前準備的禮物拿了出來。   常浩送出的,是特意請了廖當家鋪子里手藝最好的工匠打造的一個長命鎖,全銀打造的,正面雕刻了‘長命百歲’的祝福語,反面雕刻了一只小老虎,是寶寶 的生肖,避邪驅災,保佑寶寶平安長大。   本來常浩和常爺爺想著弄一個小金鎖,看著貴氣些,可是薛大夫說,寶寶帶銀的比較好,金的也就看著好看,對身體還沒銀的來得好,他們便弄成銀的長命鎖 了。   常浩將長命鎖從盒子里拿出來,親手給寶寶戴到脖子上,還說道:“寶寶啊,舅舅送你個長命鎖,保佑你健健康康,長命百歲。等你會走路了,舅舅就帶你去 玩啊,咱們說好的,你乖乖聽話,快點長大啊?!?   眾人聽了笑,這舅舅跟外甥的年紀倒是相差不大,還是真可以帶著去玩的。   文麗之前跟常浩他們通過氣,知道常浩是送了長命鎖,他們準備的便是一對銀手鐲。常順將手鐲給寶寶戴到了手腕上,也說了些吉利話,認舅禮便算完成了。   接下來,是命名禮。   因為余清澤他們五個人每個人都想了名字,并且都想讓寶寶用自己取的名字,而余清澤也沒有那種寶寶名字必須父親或者爺爺來取的規矩,他知道一家人都很 喜歡寶寶,反正也都是寶寶的長輩,也樂于大家參與到這其中來,那時便決定了百日宴的時候讓寶寶自己來抓他的名字。   才一百天大的寶寶其實還并不太會主動去抓東西,但如果你把東西放到他手邊,他便會握得緊緊的。   他們想到的辦法便是,把自己想到的名字寫在紅紙上,然后將紅紙折成個小球球,用線吊上,然后放到寶寶眼前,到時候看他抓到哪個就用哪個。   在一張飯桌上,早擺好了筆墨紙硯,就等著他們當場寫名字了。   客人們都很好奇他們取的名字,紛紛圍過來看。   常浩第一個寫,他想到的名字是余洋。常順問他為什么取這個名字。   常浩答道:“因為我的名是浩啊,寶寶叫洋,我們合一起就是浩瀚的海洋!”   “哇,小浩,還有寓意的呀?!輩淘莆敵?,很驚奇了。   常浩得意地點頭,說道:“那當然,而且,我跟你說,云蔚哥,寶寶五行缺水,你看,這洋字還帶水呢,是不是很合適?”   蔡老夫郎聞言,笑道:“還有這么一層意思啊,小浩有心了,這名字很好聽?!?   常浩就高興了,說道:“是吧是吧,老夫郎您也覺得好聽吧,我就說用這個了,他們非不愿意,瞎折騰!”   這小大人的一番話,把周圍人都逗樂了,頓時哈哈大笑起來。   常浩寫完,便將紅紙放到一邊等著墨水干了好折起來,然后他看著常爺爺,道:“爺爺,我幫你寫吧?”   常爺爺點頭,道:“你寫吧?!?   “爺爺,您給寶寶取了個什么名字?”蔡云蔚問道。   “余虎!”常爺爺很干脆地答道。   “唉,”常浩搖搖頭,說道:“爺爺你怎么還是堅持用這個名字啊,這名字最沒新意了,老土老土的,會被寶寶嫌棄的?!?   常爺爺拍他后腦勺一下,道:“你知道什么,寶寶就屬虎,名字越簡單,越好養活,而且簡單又好記。你快寫!”   “爺爺,你有沒有發現,自從寶寶出生后,你就不疼我了?”常浩搖頭嘆息,道:“我本來是家里最小的寶寶,現在失寵了……”
下一個:
国际象棋论坛
任何個人或單位未經許可不得復制轉載轉刊 本網站涉及內容最終解釋權歸蘇州如影隨行商務信息咨詢有限公司所有
Copyright © 2014-2017 版權所有:蘇州如影隨行商務信息咨詢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仕德偉科技
包胆怎么看号 彩神计划软件可靠吗 竞彩计算器胜平负玩法 江苏时时网 加拿大28大单小双稳赚 吉林吉林省快三走势图 老时时怎么玩 八戒中特网平特一肖460707 pk10最牛稳赚2码计划 夫人猛料六肖中特 牛牛看牌抢庄赢钱技巧 内蒙古时时最高遗漏多少期 排列三组选六6码遗漏分析 重庆时时内部公式 12码复式三中三蓝姐平码论坛 欢乐生肖走势图彩经网